人生所有的幸運,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換來的。

尼采說過這樣一句話:如果沒有梯子,那就必須善於攀爬

有人總在抱怨命運只是一個俄羅斯轉盤,對每一個人並不公平,很多人出生就含著金鑰匙,赤條條的來到這個世界上,就擁有別人一生都不可祈及的優勢。

而有的人出生之後,等待他們的是一生心酸,一世艱苦。

其實沒有誰的人生是完全輕鬆的,有的人即便麵臨著人生的一世繁雜與艱苦,也能突破自己人生的局限。

如果你認為自己的人生艱苦,那麼你能想像這樣一種人生:

人到中年時是人生巔峰,突然一夜之間郎鐺入獄,身在獄中時,自己的女兒離世,再後來自己的丈夫提出離婚。

如果一個人經歷了這一切苦難,他還有多少勇氣願意站起來?

我想大多數人都缺乏這種勇氣,但是有一個人做到了,她就是吳媽媽。

一次無意之間在電視上看到吳媽媽的時候,她的故事讓我淚流兩行,眼淚之中有感動,更有十足的欽佩。

吳媽媽是浙江人,經歷過家人的離去,後來出獄之後成為廁所保洁員,就在這時,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,選擇重新開始了創業之路,但是剛有好轉,又被騙走巨額資金。

在後來一系列的奔波忙碌之後,已經是81歲高齡的吳媽媽,身價又是千萬。

一個人在經歷這麼多痛苦之後,重新堅強的站起來,後來的吳媽媽懷著滿心的愛,助力各種公益事業,也被人評為女版褚時健。

有的時候,當我們抱怨著生命不公的時候,大概從未想過,其實只是自己不夠努力。

在我們未曾觸及的人生中,有許多人,即便是身上壓著千斤重擔,也同樣能夠笑著低頭前行,他們的忍辱負重,他們所經歷的人生痛苦,並不亞於身邊的任何人。

人生因痛苦而蛻變,人生更因自己的堅強而脫穎而出。

人生注定是一場起跑線不均衡,並且路途也不一樣的比賽,有的人起點很高,同時路途很順暢,但是有的人起跑線很低,並且滿是荊棘與坎坷。

但即便充滿著各種不公,各種痛苦,你也無法抱怨,無法拒絕,更無法選擇放棄這一場比賽,你能做到的,就是比別人承受著更大的壓力,跑得更快。

輸在了起跑線上,那就在賽道上贏回來,如果輸在了滿路的荊棘與坎坷上,那你就帶著滿身盔甲跑得更好。

person taking picture of man wearing brown hat painting

有一個父親帶著兒子去參加梵高的故居,看到小木床和破裂的皮鞋之後,兒子問父親:“梵高是百萬富翁嗎?”

父親說:“梵高是一個連妻子都沒有的窮人。”

父親又帶兒子去安徒生故居,兒子疑惑的問爸爸:“安徒生不是生活在皇宮嗎?”

父親說:“安徒生是一位鞋匠的兒子,他就生活在這棟樓裡。”

這個父親是水手,每年往來於大西洋港口,兒子叫伊東布拉格,是M國歷史上第一個普利策獎的黑人記者。

20年後,當伊東布拉格回憶時說:“我們家很窮,父母都靠苦力為生,我一直認為像我們這樣卑微的黑人是不可能有什麼出息的,但是父親讓我認識了梵高和安徒生,這兩個人告訴我,上帝並不會因為你的卑微而阻斷你的幸福之路。”

“上帝並不會因為你的卑微,而阻斷你的幸福之路”,這一句話印在了我的腦海之中。

真正不會阻攔你幸福之路的並不是上帝,而是你自己。

人生最怕的事情,就是當失敗之後喪失了進取之心,而人生最難得的,就是在失敗之後同樣不願意放棄,能夠懷著愛,懷著溫暖繼續前行。

即便前途渺茫,看不見任何的光亮,也能夠走得踏實。

人生所有的路,都需要自己去走,即便很艱難。